一只娇娇

圈杂cp多,产粮甜饼向,我今天更文我是甜的……顺带我想扩列……

[龚大]性感纤云在线教车

√现代架空,已经在一起了。
√原谅我的ooc
√速码甜饼欢迎捉虫
√考场作文般粗糙剧情和流水账式对话

    秋日。
    微凉的风悄然而至,吹黄了树叶又轻轻离开。一层一层的秋风,一层一层的落叶,一层一层的凉意,都在街道上堆积。
    确实有点冷了啊,东方纤云想,路过的小姐姐们都穿上了毛衣。他坐在路边的长椅上,捧起咖啡杯,喝了一小口。掺了奶的咖啡顺着喉管往下流,热乎乎的,很舒服。他开始小口小口地喝起来。
    “叮——”他拿起手机看了一眼。是龚常胜的短信。上面说他已经出校门了。这么快的吗?他喝了一大口,有点烫喉咙。他没管,更加大口地喝着咖啡。两三口喝完,他走了将近一百米去丢杯子。
    他回身坐到长椅上,刚刚留下的温度还有一丝残留。他把被咖啡杯捂热的手放在腿上。他有点冷。今天午觉睡过头了,他又急着去赶和龚常胜的约会,出门也没带外套。没想到降温了。也没想到自己男朋友
     他精神恍惚地盯着自己的腿,脑袋里全是弹幕。
——“震惊!男子竟当街扒少女外套!真相竟是……”
——“夭寿了夭寿了大好青年冻死路边!”
——“男子从夏天穿越深秋!醒来后第一句话……”
——“正牌男友竟被一叫实验的小三成功上位!”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停,东方纤云,快停下这种震惊体。你是个正经人,在一个正经的大学读书,有一个正经的男朋友叫龚常胜。正经的男朋友少有的不正经的地方,一个是蜀三路的外号,二个是喜欢管自己男朋友叫小云哥哥,很不正经是不是。
      想想还有点小骄傲呢,东方纤云同志,自己就是龚常胜那个“少有”啊。他想着,小小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  “小云哥哥在想什么呢。”一双手从他脖子两侧绕过来,垂在他身前。随之而来的热量让他抖了抖。他感觉到龚常胜把头搁在他的肩窝,碎发蹭着他的脸颊,痒痒的。
       “没,没什么。走吧。”他说。但是肩上的头并没有动。
       “怎么了,三路?”他把龚常胜的手握住。脸也朝热源偏了偏。唇角擦过龚常胜的耳根。他们都很喜欢两个人黏乎乎的互动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很喜欢抱着小云哥哥。”龚常胜没头没脑地接了一句。
        “好啦……我知道了。三路啊,你这么下去……脚会麻的好不好啊!你这么半蹲着不难受的吗?”
      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今天打算去哪儿?”东方纤云站起来,原地跳了跳,走到龚常胜身边。
     “现在四点钟……那先去散下步,再去吃饭,然后去看电影……你觉得怎么样?小云哥哥?”
     东方纤云胡乱点着头:“好好好,我不挑的,和你一起怎么都好。”他暗地搓了搓手臂。
     龚常胜戏剧性地掏出一件外套。“给小云哥哥带了外套,天气预报说会降温。”东方纤云有一点点被撩到。他吸吸鼻子,慢慢张开双臂。龚常胜歪头打量了他一会儿。然后笑了一下,替男朋友穿上外套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 东方纤云:等等我的意思是咱俩抱一个?!

     他们沿着街道慢慢走着。

     “三路啊,还有多远啊?”东方纤云拿手肘捅了下男朋友的腰窝。
     “快了……吧?”龚常胜盯着手机屏幕,皱起眉毛,用手指在上面戳戳点点。
      “我看看啊……”东方纤云凑过去,然后一脸复杂地看着根本没有开始导航的路线图,打心底佩服龚常胜义无反顾地往前走的勇气。怪不得他们走了这么久连弯都没拐一个!
      “抱歉,我不大会用这个……”龚常胜在上面戳了很久,几乎全屏每一块都戳过了,就是忽略了那个写着“开始导航”的按钮。
      “没事没事,我来吧。”东方纤云抬手给男朋友顺毛。他接过手机,低头捣鼓了一小会儿,然后抬起头看着龚常胜。“那咱们骑小黄车去吧,走得有点远了。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不会骑那个,小云哥哥。”龚常胜微微低下头。龚常胜小时候被拐过,救回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出门,变得非常内向,等长大了才慢慢好起来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没人教你嘛,很正常的。反正现在时间还早,我来教你好不好呀?”东方纤云看着他,笑得很开心。眼睛眯成月牙,露出一点点牙齿,俊美的面容近在咫尺,墨黑的头发被风吹得有点乱,仍旧十分柔软。要学会拒绝美色,龚常胜下意识摇摇头。“去嘛,前面那家自行车店老板我很熟的,他们家后院很宽,刚好可以练的。”说着他朝龚常胜眨眨眼。
      他们现在离得很近,近得他能闻到小云哥哥刚刚喝的咖啡是加奶的。 小云哥哥的要求,他根本没办法拒绝啊。他慢慢地点头。东方纤云开心地拉着他的手腕往前走。
      “小云哥哥,你是不是又偷偷喝咖啡了。”     
     “抓紧三路我们要加速了!”东方纤云开始小跑起来,龚常胜只好跟着他跑。他们在路上小跑着,然后吓跑了两只猫一只狗还冲散了一对情侣。

       “来,坐上来。”东方纤云拍拍座椅。龚常胜走过去,小心翼翼地把一条腿跨过自行车,期间车晃了一下,他立马全身僵硬,仿佛这辆自行车是什么洪水猛兽,马上要站起来和他死磕到底。
     “别紧张啊三路,放松放松。”东方纤云看着龚常胜两条大长腿稳稳地站在地上,全身关节却都和冰冻着一样就想笑。
      “慢慢来不要急。先蹬一下脚踏。一下就好。”龚常胜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还是知道是要往下蹬的。他犹豫着往下蹬了一下,车突然朝前挪动,吓得他立马不敢动了。东方纤云见状走了过来,轻轻抱住他的腰,脸贴着他的肩膀
      “好了,你不会摔倒了。”他轻轻说。龚常胜感受到了腰上的手,穿着他外套的,小云哥哥的手。忽然他就安心了。好像这个人说他不会摔倒就真的不会摔倒一样。那种感觉,是就算天塌下来了,他们也会一起抗住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 他又慢慢蹬了半圈,车子还算稳得前进了一点。他慢慢蹬起来,每次都蹬得越来越多,走的距离也越来越远。东方纤云一直虚抱着他。中途他好几次差点摔倒,但都及时稳住了。慢慢地,他骑得快了起来,东方纤云不得不加速小跑。
      “很棒啊三路,学得这么快。”东方纤云语气很欢快,这让龚常胜心里对自己的表现有了点底。应该还不错。

      直到龚常胜骑得很好了,他们才停下。和老板寒暄两句,他们出了门。
     “都七点了,三路你饿不饿啊。”
     “我不太饿,小云哥哥呢?饿不饿?”东方纤云拉过他的手,掉头往回走。他们鉴于龚常胜刚刚学会,他们还是没有骑车去。
     “小云哥哥啊。”龚常胜捧起他的手,入手微凉。他把那双手举到唇边,慎重地吻了一下。
    “干什么……啊?”东方纤云愣了。
   “谢谢你,小云哥哥。如果你没有抱着我的话,我不会那么安心的。”
    “那……那我也要谢谢你啊。谢谢你喜欢我。”东方纤云摸摸后脑,笑着说。
    那一刻,龚常胜决定用余生和这个人度过。
  
  “我爱你。”

√没写文言觉得在现代的话很奇怪
啊啊啊啊啊啊我讨厌排版!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4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