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娇娇

圈杂cp多,产粮甜饼向,我今天更文我是甜的……顺带我想扩列……

【KE】蓝色油画

*自割腿肉
*一个小甜饼
*现代画家x总裁
*无能力。
*ooc我的锅。都是我的。

        鱼和熊掌,你要哪样?
        濒临破产的老牌子和新兴起的小品牌,你要收购哪样?
        手机不停地响,进来的信息全是两者之争。这让总裁很不高兴。Elijah把手机扣到桌面上,看着面前清澈的的茶水。从早上刷牙开始到晚上刷牙,不停的电话和MSN轰炸了他安静的生活。他无数次想把手机扔进随便哪个洞里——茶缸,马桶,垃圾桶或者其他什么东西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伸手用茶匙搅了一下茶水,注视着浅绿的水贴着茶杯起伏,像是波浪。直到茶水里倒映出一个人影。“请问我能坐这儿吗?”一只手曲起指节敲了敲他的桌子。他点点头。那个人坐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注意到你的手机,看起来不怎么安静,先生。”对面的人笑了一下。他抬起头,对面的人十分年轻,事实上,他看起来就像个高中生一般稚嫩青涩。他给对方一个礼貌的微笑:“像作业一样多得令人烦恼,是吗,高中生朋友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有一点浅浅的青色胡茬,扣着一顶灰色帽子,单穿一件T恤,手指上戴着三枚戒指,看起来价值不菲。已经是深秋了,年轻人的朝气是能抗寒的么。“今天可是周六。该给自己放个假,或许你的手机也需要一个假期。”他一边说着一边在桌子上铺上一层白纸。
        咔哒哒,他拖过自己的咖啡。粗暴的动作让咖啡洒了许多出来,点在纸上晕开一片棕色。Elijah看着对方的动作,并没有反应。对方扯下几张纸,在Elijah惊讶的注视下把纸揉成细长的条状,然后送进了咖啡杯。他飞快地把纸扯出来,拈着顶端在白纸上滑动。咖啡顺着纸巾往上浸,眼看就要挨上对方的指尖,这时对方突然停下动作,将纸丢进了垃圾桶。对方从裤兜里摸出一只钢笔,在纸的左上角签上名字。“Klaus。”他将纸旋转过来,正对着Elijah。纸上正是Elijah的侧脸,棕色的线条起伏流畅,丝毫不拖泥带水。
        Elijah笑了起来,端起茶杯抿了一口。Klaus把画卷起来,推给他。他接过。“跟我去个地方吧。”Elijah看着画,Klaus看着他说。“画你倒不用担心,总裁总会有办法的。”Elijah现在倒是起兴趣了,他招来人,低声吩咐。高中生的眼睛干净纯粹,闪动光芒,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  对方在他在吩咐的时候跨进电梯,压低帽沿,只露出下巴和嘴唇。他嘴角带笑。Elijah推开椅子正要去拿手机,却看见电梯门缓缓合上。他心里没来由的空落落,好像不追上的话就会失去什么。他最终追了出去,放下不停震动的手机没有管。既然身份已经被对方知道,倒没有那么多顾虑了。他追上去。两个人沉默地抱着手等电梯下楼。
         Klaus并没有多急,信步在繁忙的街道上前行,双手随意插在裤兜里。他并没有回头,好像就是认定了Elijah会跟上。事实上,Elijah确实跟上了,少了手机的提示音和震动,他感到一阵轻松。他正和一个陌生人走在路上,公司大事完全不管,他居然还感觉不错。
         前面是一个拐角,Klaus加快了脚步。Elijah跟着他转过拐角,然后,一片蓝色袭击了他的视线。附近还摆着遮阳伞和咖啡桌。不远处Klaus已经脱下了T恤,结实的身体裸 露在寒风中。他抖了一下,然后跳了下去。当然,他穿着裤子的。Elijah的心一下子揪起来,他跑到岸边,看着水里的Klaus。他在水里挥舞着双手,大声喊了一句:“我不会游泳!”然后就沉了下去。还真的没冒头。
         Elijah实在是搞不懂这个陌生的高中生要干什么。不会游泳却还要往水里跳。他叹了口气,开始脱西装外套。
         当他够到Klaus的时候对方已经呛了不少水,被Elijah抱住腰的时候只是轻微挣扎了一下。Elijah把他拖上岸,探了探他的鼻息。没死。他把对方的头搁在自己大腿上避免水进入鼻腔。他跪在地上,膝盖下就是湿润的街砖。他回想急救是怎么个操作法。手掌根去按压心脏,然后……然后?他干脆忽略掉下面的步骤,使劲按了按。没反应。他皱着眉又按了按。正当他犹豫要不要送他去医院的时候,Klaus吐出一口水,接着猛地咳起来。他张张嘴,虚弱地吐出一个音节。Elijah把头凑过去听。他说:“冷……”Elijah把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。他被冷风一吹,起了一阵阵鸡皮疙瘩。胡闹,简直胡闹。他听见自己脑子里有个声音说,不过这个脑袋还真够沉的,他想。
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。
         电视上,昨天刚溺水的人对着镜头露出一个笑容。Elijah捏着手机,盯着电视。记者语速飞快,像是急着证明自己的兴奋。“这幅以蓝色为基调的油画作品表现了什么,现在就请我们的年轻画家Klaus来向我们解释解释。”Klaus抿起唇笑了一下。他开口说:“我想表达溺水之人所看到的东西。”记者停顿了一下,紧接着说:“那您曾经溺过水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Elijah有一个会议在等他,关于收购哪家公司的重要抉择摆在他面前,他却好像认定了要从一个艺术类新闻里找寻答案。Klaus似乎想起什么,摇摇头:“我很小就会游泳了。可是为了冲破这个创作瓶颈,是可以采用一些非常手段的。”Elijah看着电视,脸上的表情平淡如水。
        “最后给大家说一句,扔硬币的时候除了正面反面,还有一面,是直立。谢谢。”Klaus直视镜头,仿佛穿透屏幕和电缆,和他对视一样。他伸手关掉电视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整理好西装外套,调整了一下领带的位置,走进会议室。原本聒噪十分的会议室瞬间安静下来。“我决定,两家里面……”他扫视了一圈桌子边上围的人。所有人紧张十分,害怕自己的力荐被忽略。有人搓着手,有人皱起鼻子。他抿了一口茶,慢条斯理地抬起眼皮,“两家都买下来。”总裁说这话的时候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声音不大,却贯穿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。卧槽有钱人就是不一样。他起身离开,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。
         这件事以总裁和年轻画家成为好朋友告终。哦可能要比好朋友再好上一点。

写完的逼逼
•我…我…太久没写东西了文风已经变成那种很烦的文风了orz
•啊就这么了吧超级糟糕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都不知道有没有错别字Σ(|||▽||| )
•好像写得太少了……emmmm
•想把总裁和画家的故事再写多一点,更饱满一点。合适嘛。就用第二个tag。
         

果然自己太糟糕了,一个小心心都没有orz
【躺平
求夸orzzzzzzz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