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娇娇

圈杂cp多,产粮甜饼向,经常脑内完结导致忘记码字……顺带我想扩列……qq987415250

【绫言】糖炒栗子


        私设:
        *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,但是没多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言和喜欢甜食。是个小职员。乐正绫职位高一点,不在一家公司。
       * 形象完全颠覆式的ooc
       *顶锅盖跑

        秋天快过去了,树叶子差不多落光了。言和啪地一声狠狠砸上门,提溜着垃圾出去了。扔垃圾并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,但是待会儿如何面对屋子里发脾气的乐正大小姐却是个麻烦活儿。言和下楼梯时似乎听见什么东西咔嚓了一声。大小姐你没必要摔东西的。她嘟囔了一句。听起来还是瓷的。咱家瓷的都挺贵的。

       言和没花多久就走到了垃圾房。小样儿,真以为我离开你就不行了么。言和一边冷艳高贵地在心里发狠,一边隔着老远把垃圾扔过去。我丢垃圾都比你丢得好,看到没。

        啪叽。言和愣了愣,继续冷艳高贵地走了两步,把垃圾捡起来然后丢进垃圾桶。她搓搓手,转身走进熟悉的甜点房。一股香气温柔地荡漾开,甜甜的将她包裹起来。她叹了口气,坐下来点了一份焦糖布丁。她望向窗外,双眼散漫,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桌面。茫然仿佛一条迷路的狗。

        咔哒。言和猛地回过神,桌子上一只布丁正和她无辜地大眼瞪小眼。她转过头,死盯着一米五的侍应生摩柯走远。等真的看不见摩柯了,她才把头转回来,捏着勺子开始残害布丁。不说别的,摩柯这家伙真的好矮啊。她小小地在心底感叹了一声。嘴角翘起来一点小弧度。

        徽羽摩柯在货仓打了个喷嚏,往蹲着的乐正龙牙屁股上踹了一脚,挪点儿,大总裁。不然小心我告诉你妹妹,就说你还没走。

        从甜点店出来的言和估摸着大小姐气消得差不多了,慢悠悠地摸回家。她沿河边走着。冷气顺着河堤往上弥漫,把天也打湿了,因而呈现一种湿漉漉的灰。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和大小姐吵架呢?其实也没什么,只是一袋被约定好的糖炒栗子而已。早上出门的时候大小姐答应了言和一袋热乎乎的栗子。然而言和下了班回家时茶几上并没有。言和不动声色地没有提,大小姐似乎也没有想起来。晚饭后,她们在谁去扔垃圾的鸡毛蒜皮上吵了起来。也没什么。言和温和说了几句就提上垃圾出去了。只有最后那砰地一声砸门才显露出她的内心是多么波澜起伏,而不像她表面上的温和如玉。

        站在家门口,言和小心地蹭了蹭靴子底。其实大小姐有点自己都没察觉的小洁癖。她在兜里摸索钥匙,抓出来一个挂着流苏的小球球。球球底下就是钥匙。屋子里很暖和。言和蹲下来脱靴子,脑袋偏过去,看见自家大小姐坐在茶几边上。她把头偏过去,无意中看见茶几上的一袋栗子。

        她触电般地弹起来,右脚的靴子只脱了一半,毫无悬念地摔了。她满心满眼都是那袋栗子,顾不上会摔得多疼。但她没有摔着,乐正绫接住了她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言和张了张嘴:“你怎么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乐正绫挑了挑眉:“我怎么?嗯?”
        言和把重心和复杂的心情调整好,从乐正绫怀里挣扎出来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。胡乱开口:“你怎么跑这么快。刚刚还在茶几边上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 乐正绫重新抱住言和:“阿和,刚刚是我不对。我哥今天来公司了,听说我交了女朋友。好了,一点都不嫌麻烦了,缠着我问东问西。很烦。对不起啊,阿和,冲你发脾气了。”语气温柔地能溺死人。言和拍拍她的胳膊:“好了,我的大小姐,是我不对。”乐正绫没有再说话,紧了紧缠在言和腰上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 言和看看墙上的钟,再次开口:“八点半过,阿绫。不如我们再看个电影?”乐正绫依旧没有说话。言和当她默认了,和乐正绫连体婴儿般走过去。言和伸手抓过遥控器,随意道:“阿绫有什么想看的吗?”乐正绫摇摇头,碎发和温热的呼吸拂过言和的脖颈。言和痒着并且尴尬了一会儿,道:“喜欢断背……等下,阿绫,把你的手从我衣服里拿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阿绫,可不可以不要……”乐正绫放倒言和,盯着她的眼睛,摇摇头,她的眼睛里有东西在燃烧。言和知道自己今天的电影泡汤了。言和看见乐正绫的头发没编好,有一些散了出来。她伸出手,用手指缠上一缕。然后乐正绫伏在她身上低低地笑了,“你点的火,阿和。”带着言和全身都有点酥麻。
End
      啊溜了溜了,重发的。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