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娇娇

小甜饼产出。每个不上学的日子都非常努力地在码字。

【天使夜】骨头〔上

*大概就是他俩在对方眼睛里突然变成了骨头。
*然后就可以看到尾骨和翅骨。
*唉小蓝莓的尾巴真的超好的。
*天使夜才不是活在别的cp文里的北极呢。假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扎心。
*一个小甜饼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他手里转着一支签字笔,瘫在教室最后一排,放肆地伸开翅膀。前面那个有尾巴的人还没有来,周围的人在说小话,絮絮叨叨。快上课了,老师站在教室里,把门甩上,他已经开始整理桌子。嘿,那个有尾巴的要迟到了。
         门终于被撞开,他抬起头,远远看见三根粗壮的骨头扣住门把手。他吓了一跳,椅子摩擦出刺耳的长鸣,笔啪地掉到地上。周围的人看着他,他看着那三根骨头延伸出掌骨,雪白而灵活。他曾经折断过许多骨头,带着血沫和暗红,那些骨头都不会动。
         在老师批评他的时候他发愣地看着那副骨架走进教室,臂骨还圈了几本书在肋骨前。他回过神,伸开翅膀,羽毛褪去,钢铁闪烁。然后他突突了一门板的钢针。同学们警惕地看着那副骨架,转而看着他,犹豫着要不要出手。他顾不上想有什么不对,因为那副骨架竟然凭空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  他扇动翅膀,让自己更高一点,好看到那个作妖的骨架。但他失败了。没有。教室能有多大,怎么会找不到。他绷紧了全身,环视周围。同学们没有做任何措施,只是都看着他。他没有精力去管那是什么样的眼神,他需要确保某人的安全。就在这时,他的脖子缠上一条光滑的绳索,并非常具有威胁意味地把他往后面轻轻扯了扯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…Warren?”和声音一起传递的是呛人的硫磺味。“Kurt?”他脖子上的尾巴松开了,他转过来,看见的仍是一副骨架。他扯住轻微晃动的尾巴,骨架被扯得一个趔趄。他看见尾骨上有小小的刺突,可是他摸着却是光滑的。他不敢置信地把手放上骨架的颈椎,他摩挲到凸起的纹路和温热的皮肤。他凑近,看到自己的手离骨头还有一点距离,他微微用力,无法深入。他再凑近,几乎要把自己的眼睛戳在骨头上了。他摸到的是小蓝莓,看到的还是一副带尾巴的骨架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早就说他们俩有问题!”他们背后的人群突然嘈杂起来。有几个女孩兴奋地晃着对方的肩。骨架脸一红,扯着他在各自的椅子上坐下。他刚刚,是看出了一个骨架脸红了吗?
         老师已经开始讲课,他眼神放空,呆滞地捅捅前桌:“我现在看你是一副骨架。”Kurt用尾巴把他掉了的笔卷起来,头也不回:“我现在看你也是。”他傻了,没去接笔。Kurt干脆把笔放到他手边。尾骨打了个卷就消失在桌面下。
        他俩因为在教室打架再次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谈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教授,这次不是我…”持续懵逼的鸟人开口。“Warren,你每次都这么说。然后全推给Kurt。不要那么幼稚好不好?”教授双手交叉,下巴搁在手背上。蓝眼睛盯着这个糟心的前反派,一眨不眨。
        “教授,”Kurt举起爪子,“这次真的不是他。”Warren转头看着他。小蓝莓今天有点不对劲,他平时不会帮着自己讲话的。Charles怀疑地看着他俩。“介意我……”他把手抵上太阳穴。两个小崽子赶紧摇头。他们一起重温了一遍两副骨架打架的回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…这真是…有意思啊孩子们。”校长笑了起来,“你们现在在对方眼里是骨头的形态。其他人都是正常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遗憾的是,目前看来,没有什么解决办法。”Charles的声音倒听起来一点也不遗憾。
         然后校长打发走了他们。他俩隔着三步一前一后地回去上课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们每次打完架都是这么沉默地走回教室,甚至会记得给对方挡一下门。但是Warren还傻着,忘了Kurt还在后面,推开门就反手一关。夜行者的外号不是吹的,Kurt在鼻子被门砸到的前一秒瞬移进教室。刚好站到Warren左边。Warren好死不死地扯了一下面前凭空出现的尾骨。Kurt下意识反抽回去。
       啪。
       掷地有声。
       教室里的人哄堂大笑。第一排的红发女孩也笑了起来,眉眼温柔。她朝讲台俏皮地眨眨眼。
       “嘿Kurt!我能看见你的尾巴尖了!”Warren凑近Kurt,捂着脸小声说。“我可以看见你的脸,不过只有一点。”Kurt抱着尾巴一脸惊恐。两个大男孩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教师温柔地赶下讲台结束他们的表演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俩坐回座位。Warren随手拿了一本书挡在桌面上,然后把自己的的脑袋往前凑,他甚至觉得他的前额要碰上那个雪白的头骨了。“喂,我刚刚是不是摸过你的尾巴尖?”Kurt把背贴在椅子上往后靠,“这么一说……我刚刚是不是拿尾巴抽了你的脸?”
         事情好像就是这样的。“会不会我摸你哪里就可以看到哪里?”Warren话音未落就突然摸了一下Kurt的肩膀,后者吓得差点跳起来,桌子被撞得抖了一下。“我还是看不见你的肩膀。”Warren遗憾地坐正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是我能看见你对你前排的行为,Worthington先生。请出去。在那之前把你的书正面朝上。”啊哦。Warren扇了一下翅膀。
        好像…这个老师的变种能力和听力有关?Warren站在走廊里思考人生。Kurt是不会被赶出来的,他可是个乖宝宝。所以今天的鸟人在无聊的时候也没有一条尾巴可以扯。
        他俩一周之后仍然没有发现什么是破解骨头形态的关键。不过现在Warren能看见Kurt的肩膀,整条尾巴和一部分的腹部和其他零零星星的地方。Kurt能看见的少一点,大抵就是手和翅膀以及肩膀。他们不是没有注意这个解除的条件,而是这实在太难以注意。他们经常在午饭过后发现又能看见了一点点,但他们每天结伴吃饭的时候是从英国菜吃到印度菜,基本没什么相同的。
        好在X教授提出帮他们的忙,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坐在校长办公室。“我只是需要在你们的记忆里去寻找有关对方身体部位的地方。放轻松。”
        Warren大剌剌地瘫在椅子上。他闭上眼把自己放纵在脑海里,准备迎接教授的意识。这时有什么在他小腿旁一晃而过。是Kurt的尾巴。他手一伸就轻松地捉住了那条尾巴。那条尾巴有点抖,不过在他手里渐渐安稳下来。“放松点小蓝莓。”Kurt紧张的时候尾巴甩来甩去,开心的时候尾巴伸直,害怕的时候会把尾巴卷起来。他知道,他都知道。
         Warren对这个没什么感觉。Kurt倒是有点怕,脑完好一会儿才缓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,孩子们。”教授笑了起来。你知道的,秃头的人一般都喜欢卖关子。Kurt眼巴巴地望着教授等下文。教授笑眯眯地看着Kurt不说话。Warren尴尬地坐在中间玩翅膀。顺带他是怎么看出一个头骨眼巴巴的?
       下文在Jean推门的时候还是没有等出来。“对不起,教授,我以为您找我?”红发女孩轻微偏了偏头,指向他们的方向。“事实上,是这两位先生找你。”

—tbc—
碎碎念。
诶有人猜出来这和琴有什么关系立马给更!
唉其实他俩平常就很闪的。写这么渣大概只有自己才被这种设定戳了萌点。唉。
赶上中秋贼高兴了。
   

评论(6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