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娇娇

圈杂cp多,产粮甜饼向,我今天更文我是甜的……顺带我想扩列……

【KE】干了这杯82年的马鞭草!

干了这杯82年的马鞭草!

*小甜饼
*ooc都是我的锅
*算…算交迟到两个月的入群费?
*私设写出来
吸血鬼小头头K以为初代E是个普通人类。E并不知道对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 “你看起来很喜欢古旧的东西,Elijah。”Klaus靠在门框上,脊背贴上木头,双腿交叠,脚尖不安地点地。Elijah在屋子里弯腰拨弄一台台灯。灯罩的质感很厚重,像一匹东方的宣纸,显得光线昏黄。灯罩上带着白色流苏,细细碎碎地垂到灯座,像某种马尾。灯座上有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凹陷,看起来就像摔过。“你真该好好关照它一下,不是吗Klaus。它这么漂亮。”Elijah抚摸着黄铜灯座,灯光衬得他的手指失真地修长圆润,和他手上的月长石戒指十分惹眼。“我还有很多这样的,不要浪费时间在一个台灯上。”Klaus咽了口唾沫,紧紧地看着对灯十分感兴趣的Elijah。他说这话时Elijah的食指熟练地顺着灯座绕了半圈,食指稳稳地卡进那个凹陷。
        咔嗒。台灯灯柱整个向左旋转,然后细细密密的齿轮转动声响起。“我从来不知道你还有在台灯里藏饮料的习惯。”Elijah抬了抬眉毛,略显惊讶。“我也不知道你能熟练地打开一个隐蔽机关。”Klaus强做镇定。
         半小时前他收到一条短信,内容大概是他贴心的妹妹警告他一队吸血鬼杀了过来,让他“要么从房子里滚出去要么给自己订棺材”。哦,可真是个可爱温柔的妹妹。他一秒决定带着Elijah出去约会。他随手把手机收在口袋里,俯身把地毯抽正,然后给Elijah开了门。他心心相念的人就沐浴在晨曦里,Elijah听到声响,抬起头,眼睛仍看着屏幕。他放松眉毛,把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放到Klaus脸上,冲他歉意笑了笑,好看的眼睛里只有他的倒影,哦除了那个该死的门铃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一定不是在吃门铃的醋。
         Klaus注意到Elijah一进门就被台灯吸引了注意力。那个灯座有一个可爱的小机关,它藏着一杯马鞭草。“渴吗?”Klaus此刻感觉到了人马逼近,而暂时不能抽身。他盘算着怎么让Elijah喝下去,以防哪个不长眼的吸血鬼干些蠢事。Elijah小心地取出银杯,端详着杯身上的花纹如何缠绕盘旋。里面的浓稠液体轻微晃荡。“它看起来可不像喝的。”Elijah的神情看起来有点扭曲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卖台灯的人送的。要去楼上吗?”Klaus向他伸出手。出人意料的是Elijah把银杯递到他手上:“毕竟是送给你的。”Klaus已经感觉到了对头的杀气腾腾,Elijah再不离开就会被一群蠢货围攻了。他缓慢地左手接过杯子,上前一步,把杯子放回桌面。他用力地捏住Elijah的肩膀,看着对方的眼睛,Elijah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。他看见对方的瞳孔逐渐放大。“你突然有急事,要回去。你要向Klaus道歉。”Elijah眼神涣散,微微皱起眉,他低声重复了一遍。“我要回去了,抱歉,Klaus。”他说,然后张开双臂,给了Klaus一个过紧的拥抱。
         Elijah到门口的时候仍是迷茫的,眼神飘忽。他打开门,门外有一个人站着。电光火花之间,他被人扯着转过身,脖子被抵上一柄尖刀,刀刃逼出血丝。“把E      Mikealson赏你的灯给我,否则你的小情儿漂亮的脖子上就会有十多个洞了。”陌生人比Elijah要高一些,他伸出尖牙,低声威胁。
          Klaus站在门里,五个比他厉害的吸血鬼站在他家门口,还抵着Elijah的脖子。他毫不犹豫地侧过身,让他们进来。“在客厅。”他盯着Elijah脖子上的一线红痕,甚至不敢去看他脸上的神情,那将会是厌恶和恐惧的。他的左右各有两个吸血鬼,在他行动之前会把他手脚折断。陌生人挥手示意他退出门并确保Elijah始终在他俩之间。他拖着Elijah靠近桌子,期间他们碰翻了无数椅子。他伸手去够那盏灯。贪婪。那盏灯意味着新奥尔良吸血鬼头领的肯定。
         在他摸到流苏的时候一杯马鞭草泼上了他的眼睛。刀掉到地上,有人顺带折了他的脖子,在他把脖子扭过来之前,那个人随意拆了木制楼梯,把木条整条地捅进他的心脏,甚至连手指也送了进来。他知道Klaus有些怪,但一个小首领是不可能那么快挣脱四个吸血鬼的钳制,更不用说拆楼梯了。马鞭草暂时掐掉了自愈能力,他疼得跪下,伸手捂住胸腔,汩汩的血涌出来。他甚至觉得自己摸到了早已不再跳动的心脏。他昏过去之前看到Klaus仍被围住。手上滴下鲜血的,是Klaus的男朋友。
        “自我介绍,E Mikealson。你可以叫我Elijah。”他看不清对方的脸,只是模模糊糊听到这句话。
        “可惜的是,你可能没有机会叫我了。”他的胸腔被人踩住,木条丝丝断裂,横七竖八地扎进心肌。先前的银杯不知被扣动了什么机关,已经变形为一把匕首,狠狠地刺破了他的心脏。
        可怜的入室者,他永远没有机会看清Elijah暴起的金色瞳孔和脸颊上妖娆的黑色花纹。
        “机关挺多的啊,Elijah。”Klaus在看着他单方面碾压剩下四个的时候挤出一句话。Elijah停了下来,手上还在往下滴血。他看着Klaus,眼里的金色尚未褪去,他开心地笑了,然后给了Klaus一个带着血腥味的吻。
        他这个人暴走之后脑子就是有点不清醒。
—END
一个小彩蛋
        “机关挺多啊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一个卖灯的机关多?嗯?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一个不知道自己能蛊惑初代的人来说,确实有点多了。”
end
*为什么不往下写了呢,因为他俩知道对方在骗自己肯定会打起来的。而且是很用力地打,就不甜了qaq所以到这里结束。
*食用愉快
*诶就是想写一个霸气的以叔

       

评论(8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