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娇娇

圈杂cp多,产粮甜饼向,我今天更文我是甜的……顺带我想扩列……

【KE】歪哥哥你什么时候来接我?


*就是歪你什么时候来接我那个梗,觉得会很可爱就写了。
*自割腿肉
*一个小甜饼
*一个正经的很宠男朋友的总裁Elijah和不正经的老是骚扰男朋友的高中生Klaus。
*无能力。
*假骨科〔某♂些时候会喊哥哥弟弟
*ooc我的锅。都是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当Elijah的手机开始振动的时候,他正在开会。他没有看联系人,直接摁下挂断,嘟的一声,他闭上眼,抬起一只手揉揉太阳穴。秘书看着一脸头疼的总裁,在心里给总裁点了个蜡。啧啧啧,小祖宗又打电话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会议桌上还有两个人在吵吵吵。秘书递给他一杯热茶。他把手放下来,接过茶抿了一口。“让这两个人把自己的提案写下来,谁的短谁先发言。”他低声嘱咐秘书,“我出去一下。”他把椅子往后退,没有发出任何刺耳的声音。他扫视过全屋的人,那两个吵吵吵先生在大Boss的扫视下终于闭了嘴。“散会。”他说。
         Elijah走出会议室,皮鞋踩在光洁的大理石地板上。他掏出手机,拨给自己的糟心男朋友。他一边走一边等待接听。今天的茶泡得很好,他想。可能就是这杯茶这导致了他按错了电梯上下键而自己毫不知情。
        电梯门开了,他走进去。电梯里信号不太好,令人高兴的是电梯里没有人。他转过来,专心看着手机,忽略了楼层数在上升而不是下降。
        电话还没接通,他把手机放下来。电梯门就那么开了,一大堆人突然涌进来,他被挤到了最里面。怎么下去的人这么多,他微微皱眉,向朝他打招呼的下属点头致意。鉴于上次在公共场合接听Klaus电话的后果, 他打算挂掉电话,低头一看却发现电话接通了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他拿起电话贴上耳朵,尽量把自己往角落里缩。他把空着的手插进裤兜里,低头看着前面一位女士的高跟鞋鞋跟。
        “哥。”Klaus的声音响起。每次Klaus单喊他哥的时候总是会发生一些有意思的事。比如让他去买一个眼罩,或者是买那种挤奶油花的金属头和一大罐奶油,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。反正最后都被用到他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事,Klaus。”他打断自己的回忆,再次朝角落里缩。那个鞋跟往他这边靠了靠。“做好准备,Elijah,我给你挂断电话的权力。”假的,Elijah安静地吐槽,挂了有什么后果我不知道哦。他一边安慰自己就快到一楼了。然后他不经意地发现电梯在往上走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歪,歪歪歪?是你吗哥哥哥?”Elijah面对糟心男朋友画风的突然转变有点适应不过来。他有点意外地喊了Klaus一声,然后发现整部电梯的人都把头转过来盯着他。他假装淡定地嗯了一声。电梯里突然鸦雀无声,似乎所有人都想知道总裁和他神秘男朋友的对话。错了,不是似乎,员工们就是。
         电梯已经满载了,可电梯还是开开合合。里面的人干脆不停戳关门键。
         Elijah此时无比希望Klaus能把音量调小,但事实上这是不可能的。“别的小朋友都回家家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啊。”前面一个妹子噗地笑出了声,然后她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。Elijah控制住自己不要对这把卖萌的磁性声线提问。他看了眼电梯,很好,顶楼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在电话亭给你打电话,我踮起脚就能够到电话,可是踮着脚好累哦。我身上只有一块五辣,我都用来给你打电话辣。”电梯里浑身颤抖的人越来越多,Elijah看了眼电梯门,他们在往下走了,在十楼。“我们能回去再说吗,Klaus?”他压低了声音,尽量不引起他人的注意力。
        丝毫没有注意总裁和他男朋友的员工们纷纷往总裁的方向靠了靠。“我知道,你就是去接别的小朋友回家了。”前面的妹子被踩了一脚,她嗷地叫了一声。软软的,可爱极了。“Klaus,你听我说,我在电梯里,等我出去了再说好不好?”话音刚落又传来一个女孩子的道歉声,干净而又大声到不行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都听到别的女孩子在叫了,你不用解释了。我会自己回走回去的。”Klaus不再卖萌,而是变得阴阳怪气。Elijah把手从裤兜里拿出来,再次抚上自己的太阳穴。电梯已经运行到二楼,而员工们偷听总裁打电话的热情还仿佛在最高层。
         “Nik,你听我解释好吗?”电梯叮地一声到了底层。手里的电话被挂断了,他默默地把手机放回口袋,然后冒了一句:“我从一楼下。”员工们给总裁让出一条路,总裁忧心忡忡地走出去。Klaus别不是吃醋了吧……
         然后他看见穿着西装的糟心男朋友等在电梯口。糟心男朋友朝他走过来,一边走一边把手机揣回自己兜里。
         Klaus抬手,用手掌包裹住Elijah的后颈,微微用力。认真地看着自己总裁男朋友的眼睛。一手绕到他身后,把他拉向自己。“我吃醋了。补偿我。”他在Elijah耳边轻轻说,睫毛微微颤抖,然后用唇含住Elijah的耳朵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来一个彩蛋?
        电梯门哐地合上了。然后一群人石化的员工终于反应过来疯了一样去戳一楼的按钮,然后打开自己的摄像头。等他们从地下三楼回来的时候,总裁的男朋友瞥了电梯一眼,最后舔了一下总裁的嘴唇,然后才松开了总裁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再来一个?
         Elijah坐在料理台上,用一只腿勾住Klaus的腰,腾出一只手抢过Klaus手里的东西。“不准在我身上挤奶油花,听见没有Klaus。”
         Klaus把东西重新抢回来。“没有,我的哥哥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真的没有了。
可能会写上一次公共场合…
有想看的嘛x
关于糟心男朋友为何穿西装就当想耍帅吧。
食用愉快www
顺带有什么群可以唠嗑嘛x
要…要憋死了…

评论(3)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