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娇娇

小甜饼产出。每个不上学的日子都非常努力地在码字。

【天使夜】直线距离6386千米

#小甜饼?
#可能不是很小<(-︿-)>
#一发完
#ooc预警
#一个分割线一天

正文开始
       “放松,Warren。很好。告诉自己这里很安全,试着把你的翅膀收起来。”Warren皱着眉头,洁白的翅膀一点点合拢,他感受着骨头和肉慢慢地扭曲挤压。骨折一般地痛感越来越明显,Warren咬着牙,渐渐冒出冷汗。“嘿Warren,你又流血了,我想你可以试着停下来了。”对面的医生小心地开口提醒他。下午的阳光洒在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 Warren猛地伸展开翅膀,带出一小串血珠,洒在昂贵的地毯上。医生退了出去。Warren站起来,伸手给自己够了一瓶酒。无意中瞥见了那张照片。一位女士抱着一个小婴儿,很普通的家庭照。不普通的是,女士有一双洁白的羽翼。“像个见了鬼的天使并不好。”他喝了一口,“最坏的是你得趴着睡。”他趴在床上,看着卧室里华贵的水晶灯和各种装饰,缓缓闭上了眼。
=========
          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。四周昏暗,空气干燥。顶上有一盏忽明忽闪的低瓦数电灯。哦,真是见鬼。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,很明显这不会是他自己的床。我可能被绑架了,Warren想,愚蠢的绑匪,就算捆着爸爸,爸爸的武力值也完爆你们。何况愚蠢的绑匪并没有绑着自己。他从床上爬起来,顺手操起床边一根棍子。警惕地观察自己身处的环境,最终得出一个结论,这个绑匪一定是个智障。没有绑匪会把人质放在如此简陋却整洁的卧室。

       所以那个蓝皮小恶魔端着一个盘子走进来的时候,他扑了上去。小恶魔像是被吓到,橘色的眼睛明显瞪大了。手里的托盘啪嗒一声扣在地上。Warren也吓了一跳,当他把这个蓝色的绑匪撞在墙上时,他发现这个小恶魔身上并不是油彩,蓝色躯体上凸起的纹路神秘美好。“听着,小可爱。我不想伤害你。只要你把我弄回去。”Warren低声恐吓他,试图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他的脸上而不是那些纹路上。单手捏住小恶魔两只爪子,靠近小恶魔。另一只手把他咚在墙上。对方橘色的眼里有一丝不安,眼角的纹路蜿蜒至嘴角。魔鬼分开
嘴唇,一脸严肃地说:“&#¥*%&&。”
 
       Warren Worthington Ⅲ,是一个富二代。从小接受良好教育,人生中唯二的不顺是他的翅膀和酒精。翅膀让他想起他的奶奶,而酒精能麻痹这种失去至亲的痛楚。面对这样的咒语,大少爷表示,听不懂。可能是咒语或者其他的,反正他听不懂。

       Warren一只手上更加用力,把另一只手从墙上撤下来,放下手里的棍子,打算给他一拳。在他刚刚开始蓄力的时候,小恶魔闭上眼睛,轻轻说了一句不太标准的骚瑞。在Warren能反应过来骚瑞是什么之前,他感到脑袋上一阵剧痛,两眼一黑,最后看到的一个画面是自己刚刚放下的棍子诡异地悬浮在自己上方。
=========
       他使劲睁开眼睛,脑袋上仍然感到钝痛。还有他的脸。下次再也不立flag了。这次他没有在刚刚那间房子里,他坐在一把椅子上。翅膀被人小心地打理过,羽毛柔顺地垂着。甚至有淡淡的香味,他觉得自己在哪里闻过这种香味。奶奶。他抬起头,看见床上有一个趴着的人。被子微微地起伏。他忽然感到一股轻微的悸动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小心地掀开被子。这个人有一双翅膀,不是鸡翅膀也不是骨翅。是和他一样的,天使般的翅膀。柔顺地遮住那位女士的背部。一如她的长发。一样都有点干枯,带着老年人的苍白。女士扭过头,苍老的容颜上绽放出一个温暖的笑容。“Warren.”Warren大少爷心里抽了一下,“奶奶。”女士叹了口气,“Warren,你长大了。”女士从被子下面伸出手,握住他的手。他整个人颤抖着。“我要死了,Warren。而你如此年轻并强壮。”女士噎了一下,“还有你的翅膀,很好。”女士苍老疲倦的声音传来。“我不明白,您为什么要……”“我很累了,Warren。请把那个男孩叫过来,Kurt。” 他回过头,发现那个绑匪靠在门口。尾巴轻微晃动。该死的他有一条尾巴。他现在知道了那根棍子是怎么悬浮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 完全不用Warren叫,那个绑匪扑了过来,直直地扑在病榻前。绑匪小声地抽泣。嘿这并不公平,这个绑匪在做他这个孙子应该做的事情。“∮∞∝&/ÄÇÃⅴℓΩ”女士温柔地念咒。Kurt一边点头一边抽泣。真和谐,看起来就像一家人。弥留之际的奶奶和有缺陷的变种人孙子。而他就是一个多余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 Warren轻轻站起来,默默走了。他想要一瓶酒。他一路走出去,穿过长长的走廊和一排排的长椅。天花板上的彩绘深邃悠远。有几个人在做祷告。他终于来到大门口。他轻轻推开门。大街上车水马龙,行人摩肩接踵。空气令人放松。Warren,你只适合这样的生活,而不是亲人之间的温馨。他提醒自己。纽约底下的东西比较适合你而不是纽约本身。好了,现在去给自己搞瓶酒吧。他告诉自己。你只要从这个教堂出去,然后用你漂亮的标准英语给自己搞一瓶酒。

       噢,见鬼的。他犯了个错误。满大街的人都在念咒。很好,他现在确定了满大街的人并不是在念咒,而是在用它交流。很明显它是种语言。见了鬼的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哔——的他在哪儿?
=========
       当他跌跌撞撞地冲回去的时候,Kurt刚好放开了他的奶奶。Warren一把抓住他的尾巴,恶狠狠地把他扯到门外低吼道:“你把我搞到了哪儿!”Kurt用手背擦擦眼睛,吸吸鼻子。他摇摇头。“告诉我!现在!”Warren简直要杀了这个蓝色的魔鬼。Kurt颤抖,“不,奶奶希望你留下。并且……我不能。我不能移动那么远了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“我问你我在哪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柏林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你他妈是怎么过来的!”

       “不…我不知道…对不起…”

        Kurt转身要走,但Warren揪住了他的尾巴。更快的是Kurt,他化作一阵深蓝色的烟雾,消失在房间又出现在另一头。呛人的硫磺味弥漫在房间里。Kurt蜷缩在角落,全身颤抖。这让Warren意识到这个男孩刚刚失去疼爱他的奶奶。他叹了口气,慢慢靠近男孩,刚刚他拉扯男孩尾巴的力度他自己都觉得疼。能力失控并不是他的错,以前Warren也不小心扇过自己的耳光。用翅膀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听着,我可以在这儿待一会,但是你得想办法把我弄回去。飞机,或者其他什么东西。明白吗。”Warren放缓语气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说什么?”Kurt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会留下,但是我要回去。”Warren简化了自己的语言结构。他现在害怕这个小蓝莓哭了。这让他想起自己,在奶奶离开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对不起…”Kurt重复着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听着小蓝莓,你没必要道歉。如果不是你,我可能看不见奶奶了。嗯……我觉得柏林挺好的,我一直想来。”Warren为这拙劣的安慰简直想扇自己一翅膀。他惊恐地发现那个男孩给了自己一个拥抱并且自己并不排斥。奶奶总是在他伤心的时候拥抱他。男孩用双手环住他的脖子。他犹豫了一下,最终用手搂住这个哭唧唧的小蓝莓,然后用翅膀环住他们。他能感受到男孩滚烫的泪水从他的肩窝里滑落,和男孩身上来自奶奶的气息。他带着这个男孩走出去,摸摸索索回到了最开始的房间。他小心地带着男孩跨过地上的餐盘。

         Warren的直觉告诉他这是小蓝莓的房间。他尽量轻柔地把男孩放在床上。男孩终于松开了Warren,眼睛微微有点红肿。“睡一觉就好了,睡吧。”男孩听话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 好了,大好人Warren,现在你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 是这个现在很脆弱的小蓝莓的床,还是拖把椅子过来睡?
=======
        Warren睁开眼睛,活动活动酸爽的胳膊。他在床上。他居然在床上,还是Kurt的床上。床头柜上有一碗汤。冒着热气的汤。真是个贴心的小蓝莓,Warren想。为什么是贴心的?他敲敲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 有轻微的敲门声。Warren知道是Kurt。也许还有今天的早饭。他有点喜欢这样的早晨了。也许还有小蓝莓。
=======
         Warren在异国大街上,向一个少女展示他洁白而带着香味的翅膀,磕磕巴巴地试图说服这个少女把手机借给他。在他快亮出自己尖利的角时少女欢快地眨眨眼睛,一脸憋笑地把手机递给他。Warren如释重负地接过,用他蹩脚的德语嘟囔了一句谢谢。他本来决定打给自己的爹,以便尽快把自己搞回去。可是当他看见那条蓝色的尾巴消失在大门里时,他拨出去的是他不是很靠谱的酒肉朋友+++。“嘿,比起天使,我更喜欢你的小男朋友,那只小恶魔。他很害羞。”少女操着一口纯正的伦敦腔。Warren气到不知道是先用英语骂回去还是先把Kurt追回来。但他并不想解释Kurt不是自己的男朋友。
========
        “嘿小蓝莓开心点,我会回来找你的。”Warren说,“事实上我们离得不远……”Kurt对他龇龇牙,开心地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只有6386千米而已,Warren。”虽然我能力极限只有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会回来的。”我发誓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你得上那个去了。”叫什么来着?灰机?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Kurt看着Warren转身排入长长的队伍。他不会回来的,你知道的,Kurt。没有人会喜欢这个属于魔鬼的躯体。他低下头,挠挠自己的尾巴。突然有人温柔扯住了他的尾巴,他不敢相信地慢慢转身,迎接他的是一个吻。
===========
小小的番外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告诉我小蓝莓,你当初是怎么到纽约的?”Warren仍旧对这个问题很好奇。“我想着奶奶的翅膀,然后就发现自己在你卧室里。当时地毯上还有血。我以为你受伤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你跟我说的那句德语是什么?”Warren捏住了Kurt的尾巴尖。“没什么的。”Kurt忽然别过脸,“什么都没有。”Warren有一点失望,他捏着尾巴尖,渐渐往上靠,摸着Kurt的尾巴,再上一点,就一点……在他快要得手的时候…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有天使的翅膀。”Kurt慌乱的从Warren手中夺过自己的尾巴。“小蓝莓你真可爱。”Warren重新拿过尾巴,顺着尾巴摸到尾椎,他凸起的美好纹路,顺着那些救赎的烙印抚摸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硫磺味灌了Warren一鼻子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Kurt!!!!”
完了www
食用愉快www

评论

热度(39)